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玛雅花园

花朵和春天,终会相遇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逍遥游(二)  

2013-10-07 11:25:48|  分类: 天涯清客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漫天的云彩如一场肆意蔓延的大火。
师父在前,我在后,我们在霞光里走入一个村庄。
村庄里正在筹备一场盛大的狂欢。
男男女女,老老少少,他们聚集在一块巨大的圆形空地上。
男人们堆着巨大的柴堆,女人们将大块的生肉腌制好,堆放在开满桂花的树荫下。

人们将我和师父迎进村庄。
行吟诗人是这个时节最尊贵无比的客人。
月亮升起,月华圆满,沉静温柔无边,像母亲的眼睛。
酋长的女儿披着三层薄纱,优美的胴体隐约可见,她赤足开始翩舞,舞姿舒缓如月光。
师父坐在开满桂花的树下,唤我,兔儿,拿我的琴来。
我呆了一呆,我跟随师父这么多年,他从不在有人的时候弹奏他的琴。
他只对天地弹奏,对无边的旷野弹奏,对群山叠嶂弹奏,对滔滔流水弹奏,对清风明月弹奏。
他的琴声和着他的吟唱,是人间的天籁。
可是今天。
我有些诧异,但还是顺从地从行囊中取出师父的竖琴来。
师父修长的手指轻轻拨动琴弦。
琴弦如流水般轻响,那是师父的心弦。
我眼前出现的是月色下的纳木错,宽广无边,清澈无比,如淡蓝色的水晶轻轻荡漾。
那时我便伴着师父的吟唱,在湖面轻舞。
待我醒过神来,篝火已经点上,人们手拉着手在跳舞。酋长的女儿在圆中独舞,舞姿轻盈如蝴蝶泉边翩舞的蝴蝶。
师父的吟唱里充满了喜悦,如今夜的月色一般圆满。
火光映着他的脸,他满脸的胡须闪闪发光如他的眼睛。

披虎皮的少年为我盛上一碗香醇的桂花酒。
火辣辣的歌声如盛夏的太阳一般响起。
“有心摘花莫怕刺哎,有心唱歌莫多问,行路万里莫怕远来,有缘万里来相会。”
人们和声轻唱着“来相会啊来相会”。
我有些眼眶微湿,望向师父,师父的琴声如酒,师父的脸上,挂着我从未见过的浅笑。
我一气干掉一海碗酒。
“依哪~山对山来崖对崖,蜜蜂采花深山里来,蜜蜂本为采花死,梁山伯为祝英台。”
我喝下第二碗。
“月亮出来亮汪亮汪汪,想起我的阿妹在深山,妹像月亮天上走天上走”。
人们和声轻唱着“天上走呀天上走”。
我灌下第三碗酒,唇边留着酒香,有些微醉。

起舞弄清影。
披虎皮的少年与酋长的女儿在人群里欢乐地对舞。
我独自在圆心起舞。
师父的吟唱与琴音纠缠,如八百里洞庭上月与水的纠缠,充斥天地,难舍难分。
人们着了魔一样狂热地跳着舞,脸上闪亮着丰收的喜悦。
桂子香浓。
我舞如暮春飞花,如流风回雪,如三春杨柳,如深秋满山的红叶。
轻飘飘似不沾尘埃。
喜悦绽放如花。
开过后,心里升起的是浓重的乡愁。
跃起的瞬间,我忘怀了一切,我忘记了师父,我心里只有一个念头:我要回家。
一念之转,我已经在回家的路上,一层淡淡的银色光晕包裹着我。
歌声渐歇,琴音乍止。
安静来得那么突然。
我低头,望见师父手中的琴弦,根根琴弦皆断。
师父嘶哑的嗓音如破锣响起:“兔儿!”
我想起我们走过的茫茫大地,有些犹豫。
“兔儿!”
我想起我们共同相依相伴的日子,仍然是犹豫。
”兔儿!“
我想起我们并肩看过的晚霞,一同迎来的那些黎明,看世界一次又一次地复活,新生。

我从空中落下,如一朵桂花落向大地。
师父脸色苍白如月光,十指鲜血淋漓,满头的汗泠泠如雨。
我看到风霜背后,原来覆盖的是一颗赤子之心。
我搂他在怀,抬头望一眼月亮。
广寒清冷。
高处不胜寒。
不应有恨。
也许,家乡是永远也回不去的远方。
他永远是大地上的行吟诗人,而我,是背负着行囊的吉普赛女郎。
我们是红尘里的珍珠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39)| 评论(12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