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玛雅花园

花朵和春天,终会相遇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求死不能  

2013-04-09 09:23:35|  分类: 醉卧花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求死不能 - 玛雅兔 - Spring Garden

 

人生最大的痛苦,莫过于生不能自由,而又求死不能。

我跪着,她冷冷地笑,扇了我一个耳光。

我脸上一阵热辣,倔强地扬着脸:打吧,打死我!

她清扬浅笑,摸着自己的掌:好像还真有点手疼呢,想死?没那么容易。在这块地上,你想逃出我的手掌心?没那么容易。你就是长了翅膀也飞不出去!

我绝望,我不是飞鸟也不是天使,我哪儿来的翅膀?我只有借助死神的庇护,才能逃过这一劫。

她的笑,如剑锋一样在阳光下流动,泛着乌蓝的色泽,美艳如曼珠沙华可是毒性致命。

凉意在我心底一点一点弥漫开。

她是玫瑰山庄的庄主,手下精兵强将无数,而我一介小女子,无权无势,拿什么去跟她抗?

何况,她说得对,这是她的地盘。强龙不敌地头蛇。何况我不过一只小小爬虫,她要捏死我,比捏死衣缝里一只蚂蚁还简单。

可是,我宁愿死也不愿意屈服。她要活着的我,就没那么简单了。

逃吧。

我撒开腿开始跑,好像被老鹰追赶的野兔。

她身形不动,脸色剧变,笑意凝固在脸上如一个虚假僵硬的面具。

这是我从凝固的空气里读到的,我没有时间回头。

我从泥泞的雨后的小路上急急走过,人们在竹子的暗影处雨点般投出绊马索。

我从凌乱的闹市的摊贩前奔逃而过,人们从摊子的空隙处雪花般投出匕首。

我浑身伤痕,每一个伤口都睁着眼睛,流着鲜红的泪。

疼痛在伤口里大笑。

可是我不会死,我清楚地知道。

人们并不杀死我,他们只是追赶戏耍我,像猎狗追赶戏耍一只弱小的猎物。

我一滴泪都没有流。

我在缓慢地奔逃,我的腿上布满了伤痕,我的心里充斥着恐惧,屈辱,以及强烈的求死心。

可是他们不让我死!

给我一把刀!我转身狂吼。

追赶我的人像退去的潮水一样整齐而缓慢地后退,在我身后围成一个不规则的半圆,

没有人上前,但是他们用眼睛缚牢了我。

细而密的私语声像田间的浓雾弥漫:庄主说了,她要活的,你休想死。

我听出了害怕,怜惜,还有同情。但人们仍然是幸灾乐祸的。

两条狗在我面前徘徊,一大一小,一黄一黑。

黄狗长着黑色的眉毛,黑狗长着白色的眉毛。

黄狗对我汪汪着,威风凛凛地挡住了我的去路。

黑狗只是轻蔑地看着我,然后跑到旁边的一棵树边,优雅地翘起一条后腿,响亮地撒了一泡尿。

那个当儿,我又冲出了包围。

黄狗仍然虚张声势地叫着。没有人再追上来。

桥头没有设关口,我心里狂喜,只要顺利地过了那儿,我就有可能离开这个鬼地方。

我大口喘着气,胸口像一个破风箱,喘息着撕扯着。

脚步蹒跚,一步步逼近关口。

一左一右两条人影闪出,是两个小屁孩。

我心中冷笑:就凭他们,也想制住我?

 

就凭他们。

此刻我弱小得像个刚出生的婴儿,而他们,加起来刚刚二十岁。

回去吧,回去吧!

他们的声音像一只捕兽网,牢牢地把我围在网心。

那是唐僧的紧箍咒。

我头疼,心痛欲裂,我用尽全力:不!死也不!

死,呵呵。他们冷笑。眼中如她一样,泛着狠毒而固执的光芒。

死是一场盛宴,而你无权享有。

我垂下头去。这个关口,她派来了最精锐的兵,她果然是神算诸葛的传人。

我看了看桥栏下的流水,纵身身往桥下一跳。

风从耳边呼呼地飞过,水温柔地覆盖了我的身躯,在水的柔波里,我是一株飘摇的水草,再多给我一刻,死神温柔的斗篷,就要覆上我的身躯了。

可是这两个小恶魔,他们不放过我。

有人扯着我的长发,把我从水底抓了出来,白而亮的天光刺痛了我的脸,我像只缺水的鱼,在水面大口大口地喘着气。

他们一左一右站定了,不怕我长了翅膀飞走。

他们自生下来就会水,想在他们面前投水而亡,那是异想天开。

何必呢?他们说。

大小姐你为什么要为难我们呢?我们只是奉命行事而已。庄主片刻即到。

我心头仅存的一丝暖意也凉下去,如被冰雪。

她来了,一身烈烈红衣如火,红唇如血,左手一把夸张的杀猪刀,右手一把雪亮的匕首。

她笑:你想死?没有我的许可你想死?你试试看!

她嗖嗖地扔过杀猪刀。我如蒙大赦。

我手软乏力,一时没接住刀,刀往水下沉下去。

我伸手去摸,持了刀便往脖子上抹,虎口一麻,手一软,刀又掉了。

她的暗器功夫果然神入化,江湖上流传的是煞血玫瑰出手,一朵飞花一片柳絮就能置人于死地,对手往往还没看清她怎么出招的,就已经毙命了,故有煞血玫瑰杀人不见血的说法,她的神秘,在于从未有人活着见过她的容颜,见过她的人,都已经死了。

但是我除外,我是她看着长大的。

但是我厌倦了无日无夜被人看着,事事得顺从她的意愿的日子。

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权势我不要,我要自由,像一朵蒲公英在风里,一片浮萍在水面,哪怕自由只是什么都不做。

她不能容忍这样赤裸裸的背叛。她要用她的一生来囚禁我,惩罚我。

我大怒:你这个恶魔!我要和你拼了!

我拎着杀猪刀扑向了她,凄厉的叫喊听起来像个女鬼,她的声音,冷而清亮:

呵,我的乖女儿,为娘生了你养了你,你就是这么报答的?

 

 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8)| 评论(14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