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玛雅花园

花朵和春天,终会相遇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买菜  

2013-01-16 14:20:08|  分类: 天涯清客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买菜 - 玛雅兔 - Mayas Secret Garden

 

比起去大超市采购来,我更喜欢逛菜市,菜市场的混乱之中,有带着泥土味儿的温暖,像一双亲人手制的土布棉鞋,看似笨拙却舒适贴心。

在南宁准备公务员考试的那段时间,姨母家的厨房是我的领地,我几乎每隔两天就去一次菜市场,或者一个人挎着大布包,或者坐在姨母的摩托车后座,在黄昏时分去菜市场,那时北方虽已入冬,南宁却还是夏末一样,炎热的尾巴上沾着些微的凉意,只要穿条连衣裙,搭条披肩穿个凉鞋就能出门。菜市场里有翠绿的生菜,莴笋,还有鲜红的胡萝卜,西红柿,白生生的萝卜,粉嫩嫩的蘑菇,黄艳艳的粉蕉和芒果,木瓜等水果,每次我都拎着满满一袋蔬菜慢慢地走回家,偶尔抬起头望望黑下来的天,夜色中的大花紫薇淡紫色的香气弥漫,而合欢的红艳更显得热烈惊心,简直会灼痛人的眼。

我是不喜欢买肉类的,每次姨母到菜市,势必会买些肉类回家,我和她挽着手,似姊妹一般一边闲聊一边走着,每次到了卖鱼头的摊位前,我就躲到她身后去了:那简直像传说中的地狱一样惨不忍睹,剁下来的鱼头像木桩一样直立在桌案上,如示众的罪犯一样沾满血污,目光呆滞而痛苦,一边的水池子里,几条大鱼还在摇头摆尾,不知道那时那刻就要被捞出,剁掉脑袋,流干血液。看着我就觉得头皮发紧。

“我要这个,要一半吧。”姨母指着一只足有两斤中的大鱼头说。

“好嘞!”卖鱼的老板娘拎出那只鱼头,利索地扔在砧板上,而后抡起大刀,擦擦擦地把鱼头剁成两半,又把其中一半剁成几块,血沫子和着鱼的脑髓四处飞溅,我哆嗦了一下,利索地躲到姨母身后去。

那老板娘从身边扯过一只白色的塑料袋,用手揉开一点口,吹口气,把鱼头块儿扫进去,在系在腰间的油污的围裙上利索地擦擦手,接过钱,手势熟练地给她的主顾找了零,还陪着笑脸儿说一句,好走啊。

说到菜市,就不得不说到吆喝,在南方,吆喝声一般是扯着嗓子,淡而柔长的,如熟练的拉面师傅拉开的面一般柔软有弹性:卖--馒头--,橘子--两块钱一斤!抑扬顿挫,听起来颇有韵味儿。

还有省力而直接的,装一个大喇叭在推车上“豆腐脑,一块钱一碗!豆腐脑,一块钱一碗!”语音平淡 ,不停地重复着,但那香味儿就足够勾得人的馋虫儿骚动不安了。

 

在北京的日子,我住在闺蜜家里,她也喜欢去菜市场,每个礼拜要去一两回,出门前必得郑重其事地惊心打扮一番,洗头发,吹头发,拍水,擦BB霜,再描上眉涂上唇,踩上高跟鞋,婷婷袅袅地走在路上,就是一道亮丽的风景。

今天早上,我正睡得香喷喷的,有人叫我“兔子,兔子。”我老大不情愿地睁开眼睛,“我们去买菜,然后吃早餐好不好?”闺蜜从打开的门里探进一头长发看着我。

我有点迷糊,犹豫了片刻“吃早餐??”

“可以吃酸辣粉啊。”这是我们的最爱。

我的馋虫终于战胜了睡虫:“好!”

爬起来洗漱完毕之后,我换上毛衣羽绒服,想想又细细描长了双眉,“我好啦!”

闺蜜仍然穿着睡衣素着一张脸,在电脑前忙活。

说,我洗个脸就来。

我还当真了,回头看见她在镜子前涂着BB霜,脸白似霜。

好白啊!李太白的名字居然是这么来的!我大发感慨。

我知道,耐心在这一刻无比重要,无聊的片刻我拿起自己的口红,唇刷,细细地给自己涂口红,再点上唇蜜。

然后拿大披肩像穆斯林女孩一样把脑袋给包起来,只露出一张小脸在外,红唇艳艳。

站到镜子前一番顾影,十分满意。

闺蜜也差不多了,在靛青色的裙子外披一件黑色的风衣,搭配毛茸茸的咖啡色高跟短靴。看上去冷艳迷人。

而我是惯常的红色长羽绒服,蔷薇花枝缠绕的军绿色小脚裤,同色的登山鞋。

一黑一红,一冷一暖。

出门去。

 

快过年了,菜市场的很多摊位都空了,那个卖苹果的汉子穿着黑色棉大衣,身板结实,脸色酱紫,时而低低地吼一声儿:“苹果三块钱一斤啦,不甜不要钱啊。”竟有些秦腔的味儿。

天气冷,这边的露天市场都用棉被盖着白菜萝卜,留几个在外面给人看,那些个多半是废了,冻成了沁透了冰的绿和白,像镶嵌着的白绿翡翠。

我瑟缩在披肩里,戴着手套拎着包,闺蜜则蹲下身挑萝卜白菜西兰花。

买好菜后,到甜嘴大姐那里去买两个烤红薯,甜嘴大姐这个名字是我给起的,因为她冻得通红被风吹得粗糙的脸上总是洋溢着和善温暖的笑,每次见了我们,必然一口一个的“宝宝”。这不,我们还没走到跟前呢,她就开始招呼了“两个宝宝来啦?今天要几个红薯?”

“两个。”闺蜜说。

“宝宝你的围巾自己织的?真好看。”

“不是,买的。”我笑。

“冷吗?看你这身子弱不禁风的,裹得这么严实了还发抖呢。”

“额,不冷。”我紧了紧头上披着的毛线披肩。

她利索地给我们挑了两个红薯,我和闺蜜满口袋地找零钱。

”两个宝宝今天打扮得像韩国人一样。”她的嘴是闲不住的,而且每次的赞美都恰到好处,上次我们打扮得甜美,她就说“宝宝,你们今天好像动漫里边的人,好可爱。”

买了红薯,我们去吃酸辣粉,又买了煎饼,站在路边热乎乎地吃,闺蜜说“吃饱了好上路。”这小油嘴儿!

又是满载而归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4)| 评论(14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