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玛雅花园

花朵和春天,终会相遇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桨声艳阳里的白洋淀  

2012-10-10 12:20:01|  分类: 天涯清客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桨声艳阳里的白洋淀 - 玛雅兔 - 玛雅兔的秘密花园

 

初秋,艳阳,我们来到这北国的江南.

柳垂碧丝,湖泛秋光,眼前一个大淀,水势浩浩荡荡,竟看不到尽头,水色略带些混浊,如在其他湿地看过的水一样,看起来很深,便是靠近码头的地方,也看不到底,码头上停泊着十来只小船,不时地还有船靠岸,或载着游人向淀中心驰驱.我们一行五人择了只游船坐上去,刚踏上去游船就左右晃荡,我水上功夫不行,心里略有些怯意,坐稳之后问驾船的师傅,这水大概有多深?师傅说,五米左右吧,我赶忙将救生衣穿好,心想,难怪觉这淀好大气派,水竟这样深!去年在西溪湿地游玩,那儿的平均水深不过3米.待大家都坐好后,船出发了,同来往的船一样,我们坐的这只也是汽船,轰鸣着从水上飞驰而过,溅起一大串水花,两岸芦荻也随着水波不住摇荡,悉悉索索的声音似是在低声诉说些什么,激荡的水波激起芦苇丛中一只白鸟冲天而飞,淡成秋日的晴空上一个若有若无的标点.

一个下午的时间,我们将白洋淀的景点走得差不多了: 荷花大观园,鸳鸯岛等几个大小岛,看了之后不由地就有些失望: 荷花此时自是无花可观,唯见荷叶零零落落,有的黄有的残,一派萧条气象.就连这荷叶,也被景区过于整洁的水泥道划成了豆腐块.到处都是儿童游乐场的游乐设施及马戏表演场所,到处都是小摊子卖着各种特产.也有人将孔雀仙鹤等鸟儿驯化了放在肩上或让人抱着合影以此收费.

一汪静水,静泊着一只船,上面停着七八只黑色的鱼鹰,我走近去,看它们眼里是否还有野性,冷不丁腿上被一只鱼鹰啄了两口,我嬉笑着后退,旁边立着的主人指着牌子说:照相八元,我大觉无趣,掉头就走了。

回程走了二十来里水路,太阳渐渐地下去了,只见暮色如烟,水色苍茫,一轮红日镶嵌在芦苇丛中,远近的岛都被水淹了,大片的玉米地似是从水中长出来一般,一位农民正在掰玉米,一边掰了一边往自己的船里扔:开汽船的师傅告诉我们:今年水势大,所以很多地儿都淹了,又有些岛上长着笔直高大的白桦树,也是被水没着。迎面的秋风愈发凉了,秋意如骨,只穿着短裙丝袜的我不由得裹紧了披着的针织衫。

我不由得大感失望,同行的顾君也说:这汽船来去,着实没什么味道,要是雇只船,自个儿咿咿呀呀地摇着在淀里转转方有趣儿,再带些酒菜,在芦苇荡里停了只管喝酒聊天,可不惬意?

这话正似从我口里说出来的一般,我不由与他相视一笑。

 

第二天,顾君在当地的学生赵家妹子带我们去农村玩,说她二姨家有只小船,我心下一喜,大家找了家河间驴肉火烧吃毕才出发,这次只赵家姐妹二人和我与顾君四人同行。我们沿着一条不知名的小河走着,赵家妹子说,这就是老码头,老码头上停着几只木船,一位船夫驾着船进码头,问我们:要船么?去哪儿?

赵家妹子用当地话答:就四处转转,怎么收钱?

船夫说了几句,我听得不很分明,大意是不能进大淀。

我问赵家妹子:为什么不进大淀?

因他脚上穿着布鞋,我一看,果然船夫脚上穿着一双白底青面的布鞋。

 

于是赵家姐妹带着我们步行去她二姨家,先穿过一大片杨树林,接着绕过一大片玉米地,正走着,低头一打量我不禁脊背冒着凉气:地上密密麻麻地爬着毛毛虫,也有被人踩死的,也有活的,地上竟像铺了一层毛毛虫地毯一样,待要回头走,顾君告诉我:毛毛虫最多的就在那片白杨树林。我吓得不知如何是好,只好用顾君的衬衣蒙着脑袋,一个劲地往前闯。

走了一刻钟左右,我们走进一个庄子,只见都是用红砖砌的房子,窗子轩敞,门前多种着一串红及各色月季花,还有茑萝爬山虎之类的藤蔓,远远望去恰似一片红色的海洋。

偶尔抬头间看见丝瓜的藤蔓缠绕在青色的围墙上,一条丝瓜如蛇似的盘曲着,我正用相机拍着。那边赵家小丫头在叫:看,一家三口!我一看,呵,两大一小三只黑狗,一只母狗堵在巷口,对我们虎视耽耽,顾君是最怕狗的,就领着大家赶紧离了那是非之地。

再走了半个小时,我们拐进一个巷子,赵家姐妹告诉我们:到了。

我们跟随着进去,只见一个方方正正不到十平米的院子,打扫得干干净净,角落里种着四五盆不知名的小花,墙外一棵白杨树,我赶忙低头看:果然,围墙上仍然爬着些毛毛虫,顾君在身后说:这里大概是闹虫灾了。

一个五十多光景的大妈掀开竹帘子招呼我们进屋,笑容满面--想来是赵家姊妹口中说的二姨了,我亦微笑着打过招呼,进屋做着。

大妈张罗着给我们弄吃的:和面,烧火,摊饼;还炒了几个鸡蛋。

我从未见过北方式的灶,也从未见过普通人家是怎样摊饼的,站在一边好奇地看着,想帮她烧烧火,她执意不肯。

 

吃完饭,二姨带我们走到院子后头,这后头就是一条水道,直接通往大淀的。

靠岸系着一条小船,我们一行人上了船坐好,二姨解开船,长篙一点,我们就出发了。

我和赵家小妹子在船首坐着,顾君和赵家大妹子坐在我们对面,二姨的孙女坐在船中间,二姨在船尾驾着双桨,我们缓慢而平稳地开路了。

一开始水面布满了绿萍,四处飘着些矿泉水瓶子,还有养鱼的网箱四处布着,两岸芦苇密密围着,驾船的确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偶尔几只船载了人过来,也是悠悠的划着,独不见汽船的踪影,四周围便安静了许多,只听见浆声,水声,秋风吹过芦苇的声音。

时间是下午两点多,阳光暖暖地照着,时间宁谧得让人感觉不到它的流动。我和赵家小妹子在船头轻声地合唱着一首歌。

我们慢慢驶入了大淀,视线开阔起来,十来亩宽的水域里,看不到头,水清凌凌的,却看不到底。我们正惬意地迎着秋风,唱着抒情的歌谣,突然之间,船身震了一下,回头一看,原来是顾君接管了船桨,要自己驾船呢,二姨在一旁指点着他。

我心里略过一丝担忧,但很快,船就行得稳稳当当了,我不由对顾君刮目相看:想不到他什么都会两下子。

顾君听了我的赞,有些自得地笑:将来可以去汉江上当船夫讨生活了。

我们依然唱着我们的歌,在水色天光之间,秋风带走了所有的顾虑和烦恼,我的心,像船一样稳稳当当地为水浮起,如同水鸟浮起在空中。我像个孩子一样地笑着,唱着。

阳光晒着我的心,温暖得刚刚好。

我们的歌,合着芦苇的歌,汇成一曲奇妙的歌谣。

顾君大概是有些累了,停下手来问我:你要不要试试?

我摇头,看着二姨敏捷地和顾君换位子,接过桨。

 

在大淀里划了一圈后,我们心满意足地回家,尽管没有在芦苇荡里喝酒作诗,谈天说地,也不虚此行了。

略坐了一坐后,我们打算回家,二姨的孙女不舍得我们走,趴在床上呜呜地哭着,我大不忍地摸着她的头发,说,我们明天再来。

你们在这住,好不好?

我心里有些疼,却是无言。

他们家的大黑猫跑过来在我的脚边蹭着,我低下头去摸摸它的头。

终究还是回了,在回家的路上,顾君微微笑,今天在大淀里,你们居然还在不知死活地唱着歌。

我笑:我信任你的技术,你不是说,你曾经划过船么?

顾君答:那也信得?

我后怕,一丝凉意如毛毛虫一样爬上我的心。

不过,若能死在那样美好的风景里,也不是坏事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38)| 评论(9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