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玛雅花园

花朵和春天,终会相遇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梦觉荼糜  

2012-07-11 13:21:19|  分类: 天涯清客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已近大暑.

日子没日没夜,水一样地过去.

醒来已经十二点,十二三个小时,梦不知道放到第几集了,只是怎么也记得不分明.

只记得半睡半醒之间,有恍恍惚惚的香,不是香水也不是檀香,是洁白清淡的花,一开始觉得是栀子,却又不及栀子甜,应该是茉莉,小暑过后,爸妈喜欢在夜里把茉莉搬进房间里,风过处,香满楼.

浸泡在花香之中,人也变得清甜安静起来.

突然惊醒,深吸一口气,哪里有花香?不过是梦.

如此这样,惊醒两三回.

我竟是思乡了么?

越来越频繁地思念那幢老屋,月生月落的院子,夜半无人时,天井里的花影重重映在围墙上似一幅古老画卷,风雨中满院的花木萧疏,初雪过后血红的宝珠山茶,半夜起身堂屋里那些柱子似乎在聊天,八仙桌和古老的椅子上似乎有看不见的祖宗们在聚会.

家里种着春兰秋菊,空气里漫溢着清香,冬天时和妹妹们踏雪寻梅,家乡很难寻得妈妈喜欢的红梅,只好去山上折了初开的几枝腊梅插在瓶中供在看桌上,夏日里则用清水养着一枝荷花或者栀子,不知为什么,荷花很少会在瓶里开,虽则有淡淡的水香,但每次还没等到开放就一瓣瓣凋零了.

院子里有一口井,漫长的下午,午睡醒来之后妈妈会给我们用井水做凉粉,或是煮绿豆沙,比街上买的好吃十倍.

现在记起,呆在老屋里十几年,我竟然一张照片都没留下.

或许在天井的花池边,在堂屋是有照过的,只是照片不在我这里而已.

有生之年,也只有在梦里能再次见到老屋了.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6)| 评论(8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