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玛雅花园

花朵和春天,终会相遇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随心  

2010-04-29 13:33:11|  分类: 情天情海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随心 - 清灵若水 - 在水一方      很晚了,也困了,就是不想睡,夜夜除非,好梦留人睡,现在空白得连梦都不做一个了,哪里还能睡得着?

      白天出去走了走,江边的风很大,呼呼地吹起一头长发,一直有点太过留恋,从不肯轻易对头发动刀,用过的书,本子,甚至草稿纸,都好好地收着,堆满了屋子,从来都不舍得扔,那是我一页一页翻过的书,一字一字写过的本子,都是有回忆有感情的。大一的时候去修过一次头发,修的时候,一直小心地叮嘱,稍稍修一下就好了,千万别剪太多了哦,结果,不知道剪头发的师傅是不是剪得忘记了,把一头齐腰的头发修成了披肩的,我那个伤心,当即不但嘴上可以挂油瓶,连眼圈儿都红了,差点儿没当场大哭起来,后来钱是付了,嘴上也没说什么,过后呢,还着实地哭了一场才罢,也不怕姐妹们笑话。长发如风,是纠缠,是不舍,也是牵挂,平日里,为着方便,总喜欢用簪子把头发绾起来,原先是扎马尾的,头发甩甩,大步地走开,后来呢,不知怎的,就喜欢绾发了。绾青丝,挽情丝,这一世,等来等去还没等到那个肯为我绾发的人呢,也不知他会不会有那个耐心,天天给我绾发,陪我对镜理妆,梳那个标志性的黄氏鬓,或许可以说是浪漫,或许是浪费,浪费人的时间,谋财害命,可不是说笑,不是那人,请我谋他的财害他的命我还不稀罕呢。也不知道为什么一直留着长发,或许是从小听爸爸说,女孩子留长发好看,或许是他说过,喜欢长发的女孩,总之是不记得了。一件事,养成习惯之后,就不容易改了。阳光那么温暖,让我情不自禁地微微眯着眼睛,好舒服的天气!江边是山,高高低低的山坡上长满了枯黄的茅草,在风里歌唱,舞蹈,静听,像松涛又不像,松涛的气势大多了。

      河滩上很多石头,大大小小,形态各异的,初中那会儿,有一段时间,极端地迷恋石头,家里到处都是我从外边捡回来的石头,被我起了稀奇古怪的名字,有叫“独钓寒江”的,有叫“万重山”的,有叫“鬼哭狼嚎”的,有叫“云里雾里”的,连带着妹妹弟弟也养成了坏习惯,见了石头就要捡起来好好端详,琢磨着它像什么,是沉积岩变质岩还是玄武岩,曾经有过多么离奇的经历。家里大大小小的角落都是石头,爸爸为这事没少骂过我们,弟妹连带着一起挨骂,饶是如此,他们还是经常拿块石头蹦蹦跳跳地来找我,大姐姐,快看我捡到的这块石头,好看么?里面是不是有个美女?呜呼,有姐如此,弟妹们安得不惹爸妈生气?那时候还喜欢画画,只会画古典仕女,弯弯的眉,凤眼桃腮,云鬓高高,形态各异,却永远只有一副贞静平和的大家闺秀形态,拘谨刻板,没有活泼气,可笑的是还自以为很不错,老拿着去送人,人家倒是好心,一副欢喜样,自己也跟着开心,也不知当年的朋友还收藏着我的大作没,他的那一张,应该是送出去的最后一张吧。上大学后,倒是没有那个闲心了。弟弟妹妹也跟着胡画,书的空白处,本子,桌子,墙壁,地板,似乎没有什么是不可以画的,于是爸妈为此又头疼。两个妹妹都学我,只会画女的不会画男的,画个男的还是女里女气的;小妹妹最特异,常站在桌子对面看我们涂涂画画,久而久之会倒着画人,画的人都是脑袋朝下,给对面的人看的,笑翻我们一群人;后来也没坚持下去,慢慢地就不画了,现在给我一张白纸,不会再习惯性地在上面画眼睛眉毛美人头,而是写些乱七八糟的字,断断续续的句子,零碎不堪。还喜欢过什么呢?在院子里搞破坏,把小小的水沟挖深,在沟两边种花草,堆些石头木头泥巴做成假山,和妹妹一起给它们起名字,这里是清清河,那里是青青山,这里是珊瑚岛,那里是幽幽谷,结果,我到县城读高中去了,留下妹妹在家天天挨骂,你怎么吃了饭没事干把这院子挖得没一块好土?还有,大家一起在毛竹片上画上美人,刻成浮雕,一起演戏,演来演去,不是公主王子就是才子佳人,玩到后来也腻了,于是围在一起讲故事,老瞎掰一些半文半点的笑话给小鬼们听,小弟那时小,认真得不得了,老追着问,大姐姐,是真的么?河滩上满地的石头,脱了鞋踩上去,石头也是暖暖的,转过头看看妹妹,抿着嘴在笑,也照样脱了鞋。捡起一块石头,远远地扔进水里,深绿的河面上绽开一朵水花,仍是微笑,其实不自觉的。

      风那么温柔地拂着我的发,不禁想起他的手,也是这样温柔地为我拂开额发。电闪雷鸣里和他一起被豆大的雨点淋成落汤鸡,看着他抹一把湿淋淋的头发长吼一声,暗自躲在一边好笑。第一次学骑车,骑着自行车摇摇晃晃地在校园里窜来窜去,累坏了一直在后面扶着车的他,终于累了,说,你带我好不好?坐在后座上,感受着清凉的夜风,被他的车速吓到,不由自主地尖叫,调皮地挠挠他的腰,然后放肆地笑,也不知道是谁怕痒。江水那么悠悠地一直流一直流,不知道流了多少年了,可还记得我们一起趴在桥栏上看夕阳里的波光粼粼?那到底是今生还是前世的回忆?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32)| 评论(5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